逸芳产品系列解读

名鼎檀逸芳系列以“闲”为生活概念,融合经典明式概念与现代设计手法,塑造了新一代现代中式家居的典范,诠释了自由、从容、洒脱的闲逸生活。产品采用黑酸枝倾力打造,在简洁的基础上,与现代感紧密结合,营造出干练的气场,同时配合软包,演绎简练和软化的明概念。通过圆润纤细的线条、清爽明快的色彩、简洁流畅的设计,表达了对中式生活美学的极致追求,营造出闲适的文人气息。

广告2.jpg

1.人群定位

产品的消费群体定为7080初,这一人群如今事业有成,丰富的社会阅历让他们更加睿智、沉稳、自信、脱俗,深厚的内涵修养使他们不再好大喜功,而是功成名就后有着精神上的文人式追求,希望过一种洗尽铅华、宁静致远的淡泊生活,感悟到人生的真谛,使内心得到升华净化。

2.产品特点

明概念家具当代化。在简洁的基础上,与现代感紧密结合在一起,诠释了自由、从容、洒脱的中式闲逸生活美学。

3.产品的灵魂

闲,是一种有趣味的生活状态,也是一种让人的内心摒弃浮华、追求纯净、厚积薄发的精神追求。

4.营销主题——闲生物外

(1)“闲生物外”的出处

“闲生物外”化自《寄致仕欧阳少师》中的诗句“旷达林中趣,高闲物外身”,这是曾巩写给欧阳修的一首诗,当时欧阳修以观文殿学士、太子少师而解甲归田。原诗如下:

四海文章伯,三朝社稷臣。功名垂竹帛,风义动簪绅。

此道推先觉,诸儒出后尘。忘机心皎皎,乐善意循循。

大略才超古,昌言勇绝人。抗怀轻绂冕,沥恳谢陶钧。

耕稼归莘野,畋渔返渭滨。五年清兴属,一日壮图伸。

北阙恩知旧,东宫命数新。鸾凤开羽翼,骥騄放精神。

旷达林中趣,高闲物外身。挥金延故老,置驿候嘉宾。

主当西湖月,勾留颍水春。露寒消鹤怨,沙静见鸥驯。

酒熟夸浮蚁,书成感护麟。激昂疏受晚,冲淡赤松亲。

龙卧倾时望,鸿冥耸士伦。少休均逸豫,独往异沉沦。

策画咨询急,仪刑瞩想频。应须协龟筮,更起为生民。

从这首诗中,可以看出欧阳修虽然位高权重,但坚守高尚的情怀,自甘恬淡,不以世事为怀。面对贬与迁,他能做到用舍行藏,可见其胸怀是多么的达观与豁达。被贬后他寄情于山水,从“旷达林中趣,高闲物外身”便能看出他的释然,山水中的乐趣让他的胸怀更加旷达,清高闲适的生活让他超然于物外,忘记世俗,境界之高令人钦佩。归隐后欧阳修的生活是很有趣的,“露寒消鹤怨,沙静见鸥驯”,这是多么悠闲安静的生活;“酒熟夸浮蚁,书成感护麟”,观察酒煮熟后的泡沫,并写成文章,就像获得新生儿一样兴奋,恐怕这是繁忙之中难以找到的乐趣吧。这样的生活并不是沉沦、放纵,而是一种休整、积淀,是为了“应须协龟筮,更起为生民”。

“物外”是指超越世间事物,而达于绝对之境界,“闲生物外”表达的是洒脱、自由、淡泊的精神境界,当心灵的追求达到一定高度时,才能学会洒脱、从容、舍得、放松,才能在生活中找到独有的乐趣,才能重新出发。不管你是身处高位还是富可敌国,都不能得意忘形,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看得清自己,所谓站得高才能看得远,但也应站多高看多远。只有找准自己的位置,才能发现生活的乐趣,才能奠定人生的基石。

(2)“闲”的人生释义

闲是现代都市中一种难得的生活状态和精神状态,尤其是精英阶层,他们事业心重、压力大,对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闲适、无羁心向往之,希望在一种独立于现实、超然于物外的环境中心灵得到栖息。然而,有的人热衷于成功,被成功学冲昏了头脑,在虚华中难以自拔,所以当产生这种困惑的时候,就应该静下心来反省,让自己的心闲下来,去寻找生活的真。

闲的对立面是忙,生活中,忙慢慢也就变成了茫,就像纪伯伦说的,我们已经走得太远,以至于我们忘了为什么而出发。现实的是,人们往往走得太快,把灵魂落在了后面,所以忘了去感受生活,去感悟人生。有的时候,停下来是为了下一个目标做准备而走得更远,在停下来的过程中,会对人生有更透彻的理解,有更清晰的定位。这里所说的闲,不是荒芜、浪费、虚度、偷懒,相反,是补偿、积蓄、酝酿,在这闲里,营养得以补充、力量得到壮大、情操得以陶冶、境界得以升华。当从中探索到生命的真谛时,这种力量将推动人们前行,而到达梦想的彼岸。

当然,闲也不仅仅是指生活、精神状态,还可以是一种空间审美。简洁明快的装饰、布局,没有累赘的设计,能够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,这是设计上的闲,是文人的审美。因此,当以上三个方面综合在一起的时候,“闲生物外”这个主题便显得较为合适。

5、产品图片鉴赏

>>>了解更多

产品咨询
售后服务
在线留言
电话咨询

全国免费服务热线
400-889-8089

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

返回顶部